白岩松对话天问一号总设计师:下一步怎么走?火星移民可能吗?

文章正文
2021-05-22 06:54

5月15日7时18分,天问一号着陆巡视器成功着陆于火星乌托邦平原南部预选着陆区,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着陆火星取得圆满成功。5月15日,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总设计师张荣桥做客《白·问》对话白岩松。

为什么选择在火星的乌托邦平原着陆

白岩松:为什么选择在火星的乌托邦平原着陆,有一点我很好奇,这底下有水,为我们将来带人上火星已经做相关的准备,这种说法有道理吗?

张荣桥:我们选择在乌托邦平原南部来进行着陆,有两个方面的考虑,一方面要保证着陆安全,乌托邦平原相对平缓,因为我们毕竟是第一次去,安全着陆是我们后续开展科学研究的前提;第二个是从科学探测的意义角度考虑,我们着陆点附近应该是古海洋与陆地的交接面,这一附近开展科学探测的意义潜力巨大,所以综合考量选定这个点。您问这个地点有没有水,不知道,有没有我们去探完再说。

天问一号为什么要在火星待3个月

白岩松:这次着陆之后,我们的任务是90个火星日,92个地球日,有网友说,为什么设计的这么短,是我们的能量或者说电池或者说续航能力不够?

张荣桥:一次发射任务,既要实现环绕,又要实现着陆,还要实现巡视。3个月的时间设计是综合考量的结果。第一次去只有一个环绕器,它探测获得的科学数据量很大,但车体那么小,注定了它跟地面通信的能力非常有限,因此它的科学探测数据就需要通过环绕器进行中继传输到地面来。

环绕器既要兼顾火星车的中继,还要在差不多两年之内要把整个火星进行全球覆盖,要对整个火星全球的地形地貌、相关的空间环境、内部的结构等进行探测。就是说火星车着陆之后前3个月所有的载荷都开机,所有的探测数据都得到了。通过环绕器传输回来之后,把接下来的时间就让给环绕器去开展全球环绕探测。

为什么要去火星?

白岩松:对于为什么要去火星这个问题,您怎么看?

张荣桥: 就我个人来讲为什么去火星,那就是提升人类的自身的能力。我们必须通过这些重大的前瞻性的科学探索活动,来提升我们的技术,培养人才,提升我们对未知世界的认知。所以总结成一句话的话那就是,提升我们人类的自身知识,从国家角度来讲,就是要提升国家的能力。

这次着陆怎么样打几分

白岩松:我相信在你们原定设计火星上着陆的时候,一定有一个最理想的状态,如果把那个理想的状态比作十环的话,今天打到了几环?

张荣桥:应该说不低于十环。着陆火星应该说是我们这次任务最关键,也是风险最大的一个环节。从今天凌晨1点钟开始实施最后的着陆过程到早晨7时18分成功着陆,这一过程当中环节非常多,可以这么讲,堪称像教科书那样的精准和顺畅。

火星移民能否实现?

白岩松:科幻小说里经常提到火星移民计划,您觉得大概多久能实现?

张荣桥:对于火星移民这件事,一定要科学的看。移民火星我认为作为科学幻想可以,但是说谈火星移民工程,我就觉得是不科学的。如果我们有改造火星的能力,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花点时间精力把我们的地球打理得更好?火星的环境跟地球相比差远了,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氧气没有,温度跟我们地球相比更为恶劣,我们人的生存最基本的条件难以保证。

张荣桥回应落泪:眼泪有甜有咸

白岩松:在现场很多您的同仁都显得很平静,甚至很镇定,但是您哭了,眼泪里头是什么?

张荣桥:据我所知,我们在场的绝大多数同志都流下了眼泪。眼泪有两种成分:一是激动,因为我们经过了6年的研制生产,在发射场坚持了110多天,发射完之后又飞行了202天,之后在环火轨道又日夜坚守了93天,为的就是我们今天的成功着陆,这个目标我们如期实现,这也是我们完成了对国家的承诺。

另一个是释放,这么多年为了一个目标,我们全体的研制成员们承担了巨大的压力,成功了之后得以释放,所以眼泪有甜有咸。

下一步怎么走?

白岩松:大家会觉得天问一号”已经成功着陆,离最后的完成只剩一步之遥了,“天问二号”是不是已经在你们的工作当中了?下一步的发展目标是什么?

张荣桥:下一步的发展目标就是要开展从火星采样返回的先期关键技术研究,进一步夯实我们从火星采样返回来的关键性技术,坦诚讲如果是今天国家给钱让我们干这件事,我们干不起来,因为还有很多空白技术,我们需要拿出两到三年的时间,把这些核心技术解决掉,然后才进入工程研制。

张荣桥: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叫行星探测,已经列入国家未来的发展规划,正在推动立项,在这个行星探测重大专项里面,我们有一系列的协调性的项目安排,今天“天问一号”之后,我们的“天问二号”就是去采样并返回,接下来“天问三号”“天问四号”我们会陆续命名在火星采样返回以及木星系探测当中 。这些项目一旦得到国家的批准,我们会按照我们中国速度,争取尽早完成。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