滴滴回应抽成超过 30% 的订单占 2.7%,网友:抽成规则呢

文章正文
2021-05-14 19:44

网约车抽成的规则到底是什么 ?

昨日,新华社的一篇《网约车平台:请给公众一个解释》引起了大家的重视,该文章中指出:

一些网约车平台抽成超过 20%,有时甚至高达 50%;

一些网约车平台从司机和乘客身上攫取高额利益,造成平台和用户之间的关系失衡;

网约车平台收取服务费无可厚非,但抽成比例该可以在阳光下“计算”,但不能在暗地里“算计”。

就此,昨日晚间滴滴表示“虚心接受公众批评 持续推进公开透明”。同时滴滴回应高额抽成:

去年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占乘客应付总额的 79.1%;

剩下 20.9% 中,10.9% 为乘客补贴优惠,6.9% 为企业经营成本(技术研发、服务器、安全保障、客服、人力、线下运营等)及纳税和支付手续费等;

3.1% 为网约车业务净利润。

滴滴还表示,抽成高不是普遍现象,如顺路单;其中,抽成高于 30% 的订单占总订单的 2.7%。

而大众更关心的是,网约车抽成的规则到底是什么,也就是这个钱到底该怎么算? 

就此滴滴公布了司机和乘客分别实行独立的计价规则:

司机收入 = 司机分成 + 司机补贴

网络上常见的几种司机收入计算方式:

滴滴还表示,针对个别司机反馈及媒体报道“抽成高”,普遍是按照上图方式 1 或方式 3 计算,滴滴网约车已经扭亏为盈,2020 年盈利 3.1%。

打车钱去哪儿了? 

我们回顾《网约车平台:请给公众一个解释》,不禁发问,你是否也觉得现在打车越来越贵了?

而关于乘客反映的打车越来越贵、司机感叹挣钱越来越难的现象,新华社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多位网约车司机表示,感觉是不太合理,抽的是多了点。如今网约车平台对司机的抽成比例可以说明显越来越高。

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孙师傅,谈到对平台的服务,孙师傅表示,平台看似没有出东西,但是它(平台)有人在上面进行维护和服务,也会产生费用,不能因为自己挣得少,而怪平台收费收的多,因此平台服务费 (抽成) 理所应当被理解。

但是,在记者出示付费账单界面时,与孙师傅收钱界面进行对比,发现孙师傅收的钱被抽成超过 20%。

乘客实际支付车费-司机实际收到车费=平台服务费。24.29-18.32=5.97(平台服务费)

平台服务费 ÷ 乘客实际支付费用 = 平台服务费率 / 平台抽成率。5.97÷24.29≈25%

如果按照抽成 20% 算,那孙师傅理应收到 19.432 元。也就是说,平台多收了一块多钱。

对此,孙师傅表示:之前抽成说是 20%,现在少了一块多钱,一块多钱并不是太重要,重要的是人讲诚信。

对于这样的现象,并不是一例两例。

在问答平台上,这名司机被抽成超过了 30%。

在 2021 年 1 月 27 日,一个网约车司机像平台客服投诉的视频引起大家关注,原因是网约车司机自己的一个 100 元的订单,平台的抽成竟高达 35%,自己只到手 65 元!

面对质疑,平台客服回复,“根据不同性质订单,距离长短、时间长短,每笔订单会抽取不同比例的平台服务费,具体的抽成比例无法查询,非常抱歉。”

当时面对这种含糊其辞的话,大众对网约车平台的具体计算方式依然不清楚,也没有等到网约车公司的确切说明。

抽成高达 50% 的订单让人无法理解 

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网约车平台抽成超过 20%,有时甚至高达 50%。师傅们表示,“感觉是不太合理,感觉抽的是多了一点”。

不仅如此,令大家震惊的是,大部分司机是不知道抽成比例的,也就是说很多时候是平台自行决定抽成比例。

“有的时候高峰期或者是大单,抽得你都不知道是多少,乘客付多少钱我们不知道,或者说出来以后,35% 有的时候,几乎达到一半了,这个时候再开始宰你,你也不知道,就算你知道了,你也没办法,你跟客服沟通,客服根本不管这个。

那么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多不多呢?

不少网约车司机表示,自己的处境并不乐观。一天的跑车收入才三百多元,刨除 100 元左右的平台服务费和相应的油费,收入所剩无几。而司机需要起早贪黑,超长的工作时间也没有给司机带来更多的收入。

对于抽成不透明、比例过高的现象,网友们纷纷表示:一定要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!

针对抽成问题,新华社记者打通了某网约车平台负责公共关系的工作人员电话。

工作人员一开始就回应,问到这些比较细节的问题,是没有办法给出特别明确的回复的。

言语之中,又表示“但我不确定我是不敢跟你说的,您懂我意思吗?”“我自己心里清楚”

还解释到,“因为觉得一个平台的事情有很多,能做很多事,就是只关注这个平台管理费的问题,觉得有点太小了,其实它们做了很多事情,业务那边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”。

按照回应者的意思,那是否意味着,因为平台做得多,抽成多也是应该的,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?既然抽成不固定,是按照一个比例上下浮动,那这个比例究竟是多少?

新华社就此表示:让人不解的是,面对媒体质疑和公众关切,网约车平台依然对关键问题讳莫如深,将其视作无法示人的“商业底牌”,企图继续含糊其词中“牟暴利”。

关于抽成规则,网约车平台到底该不该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?

在 2019 年 4 月,滴滴曾就这个问题公开做出过回答。

按照当时陈熙的说法,滴滴的抽成并不是固定的,会根据很多种不同的因素而产生变化。“参考 2018 年第四季度运营的收入以及支出,滴滴对于司机的抽成,有些可能会高于 25%,而有些则可能低于 15%,但是平均算下来,大概是 19%。至于说乘客给司机的感谢红包,以及动态调价等等,滴滴平台是不会收取费用的。”

陈熙还表示,2018 年第四季度,滴滴国内收取的平均平台服务费率约为乘客实际支付车费的 19%。滴滴平台上费率高于 25% 的订单和低于 15% 的订单各占 20%。

但是,当时对于 19% 的抽成说法无从考究,部分司机对这一数据表示怀疑,因为大多数时候抽成超过 20%。也仍然有人与官方持相反意见,表示补贴和奖励非常有限,奖励补贴也不好拿。

针对网约车平台抽成问题,有专家表示,在互联网经济中,赢者通吃的现象是相当普遍的,尽管可以理解,但是不能放任,企业都要对消费者、员工等承担社会责任。

网约车司机们被“困在系统里”

面对部分平台的”霸权“,网约车司机们被“困在系统里”,乘客也只能以更高的价格换取服务。但是,这样真的这样合理吗?

新华社采访了安徽大学法学院的法学专家。法学专家表示,从现在正常的市场交易来说,佣金抽成比例的高低,完全是由双方自行协商议价的。

但是如果说交易双方他们的市场地位差别过大的话,很有可能会带来交易关系的失衡。在互联网经济中,这种赢者通吃的现象相当普遍,资本总是以逐利为天性的,但是我们不能放任这一点。

专家表示,“不管是从政策层面还是法律层面,还是要强调企业应该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,包括对于你的员工,对于你的消费者,特别是这种中小型的交易对方。”

在 2021 年 3 月 22 日,对于网约车抽成的规范,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部门出台了《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》,其中第十九条就明确写到:降低平台交易和支付成本。

引导外卖、网约车、电子商 务等网络平台合理优化中小企业商户和个人利用平台经营的抽成、 佣金等费用,用技术赋能促进平台内经营者降本增效。

早在 2019 年 11 月 21 日,交通运输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《关于深化道路运输价格改革的意见》,意见中表示要规范道路运输新业态新模式价格管理,网约车平台公司应主动公开定价、加价机制,保持加价标准合理且相对稳定,保障结算账单清晰、规范、透明。

在 2019 年的 7 月,两部委(交通运输部与国家发改委)在征求意见稿中指出,网约车平台公司应主动通过公司网站、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(APP)等方式公布运价结构、计价加价规则。

但是,有网友表示:都 2021 了,网约车公司的具体计算方式我们还是不知道。

写在最后

如今的网约车,不仅是我们出行的重要方式之一,对于司机而言也是很重要的谋生手段。几年前网约车刚起步时,平台靠补贴政策扩大市场。

羊城晚报报道,现如今全国网约车司机数量达到 3100 万人左右,用户规模高达 3.65 亿,然而通过网约车平台打车却价格越来越贵,着实令人不安。

近几年,中国网约车市场快速增长,服务供给端、用户规模、市场规模都在不断扩大。

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,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,全国共有 227 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取得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,各网约车平台公司 3 月份共新注册合规驾驶员 10.0 万人,新注册合规车辆 6.1 万辆。

截至 2020 年 12 月,我国网约车用户规模达 3.65 亿,较 2020 年 3 月增长 298 万,占网民整体的 36.9%。

由于疫情影响,2020 年网约车交易规模将有所下降,2021 年将有所回升至 3581 亿元,到 2022 年交易规模将保持增长,有望突破 4000 亿元。

尽管市场涨势看好,但是有业内人士表示,目前网约车市场存在失衡的问题。

刚过去的“五一”,在体验完送外卖后,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又转战“新战场”,作为乘客调研网约车司机社保现状。

结果在调研中,北京的网约车司机们普遍表示,每个月到手 8000 元左右,如果想多挣点钱,每天至少跑 13 个小时以上,不累不病就不休息,“休一天就少好几百,跑不回来”。

有网约车司机吐槽到:时薪连 20 元都没有,刷盘子也不至于这样。

不过不能否认的是,网约车改变了我们的出行方式,也极大地方便了我们的生活。如今滴滴已经就抽成问题进行了回应,还表示努力实现司机、乘客、平台三方正循环。

我们也期待网约车平台的抽成和计算方式越来越公开透明,合理抽取网约车司机的收入,用户打车的价格更合理。

文章评论